首页 >> 区块链日排行 >>日排行 >>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详细内容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时间:2020-02-13     作者:链闻【转载】

Status 是以太坊平台中仍在积极开发基础设施的老牌项目。由于项目非常专注于「去中心化」的理念,在经过漫长的内测、公测、审计之后,终于在 2020 年 2 月初推出了安卓系统 1.0 正式版,很快也会上线苹果商店。要知道,这是个成立于 5 年之前的项目,一路走来,道路漫长。

Status 在这几年的开发历程中也经历过各种质疑,其中最常听到的就是大家并不理解为什么开发进度如此「缓慢」。但我们发现,Status 为了同时满足去中心化、安全性、隐私性的几个要求,以一己之力开发了各种底层技术、开发者工具、子产品以完善 Status,甚至投资于以太坊的未来,很早就成立了独立团队开发以太坊 2.0 轻量级客户端 Nimbus。

Status 并不是一个单一的产品或工具,而是一个聚合体。对于这家名为 Status Research&Development GmbH 并注册在瑞士的公司,将旗下的所有产品的集合称为「Status 网络」,并分为三大类:消费级产品、开发者工具和基础架构。具体来说,也就是以太坊入口级产品 Status、以太坊 2.0 的轻量级客户端 Nimbus、部署 DApp 的框架 Embark 和加密硬件钱包 Keycard 等。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Status 网络的部分产品

其实 Status 的公司还创建了很多技术和产品,不过本文的关注点是所有产品中最核心的拳头产品,和公司同名的以太坊入口级产品 Status。

简而言之,Status 就是一款为以太坊量身打造的入口级和消费级产品。 它囊括了聊天、钱包、Web3 浏览器、DApp 入口,是一站式的以太坊综合应用平台。它的每一个核心功能都牢牢地绑定在以太坊之上:聊天功能基于以太坊的 Whisper 通讯协议,也是 Whisper 目前唯一的大规模应用产品;钱包功能是基于以太坊的私钥管理工具,并且支持常用的 ERC 代币标准;Web3 浏览器和 DApp 入口也是将以太坊平台中的 DApp 进行了深入绑定,用户可以在 Web3 浏览器中直接与 DApp 进行交互,操作智能合约或执行命令。

不少早期的以太坊投资者和加密货币参与者可能都听过该项目,这不仅是当时的明星项目,募集到的资金也超过了 1 亿美元。

项目基本信息

项目创世:早于以太坊主网上线

Status 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为首席执行官侯家睿 (Jarrad Hope) 和市场负责人 Carl Bennetts。侯家睿自以太坊项目创立以来就一直是活跃的贡献者。根据他们两人的领英账号显示,Status 项目最早开始于 2015 年 1 月,早于以太坊主网上线的时间。

项目公开:在以太坊第二阶段之后

根据网页存档显示,Status 在 2016 年 5 月前后正式公开,而 Github 代码库显示最早的代码提交于 2016 年 6 月。这个时间点介于以太坊第二阶段「家园」(2016 年 3 月)和「DAO 分叉」(2016 年 7 月)之间。进入「家园」之后, 以太坊受到了广泛的认同,矿工人数也不断增加,而 DAO 分叉则是由黑客事件而引发的网络硬分叉,继而将以太坊分裂为两个项目:以太坊和以太经典。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项目早期的 Logo 和当前的 Logo

开发者奖励:占总量 6.93%

为了奖励早期的贡献者,Status 发行了一个名为「Status 创世代币」(SGT)的奖励记录凭证,这部分代币之后将会以一定比例兑换为 Status 的项目代币 SNT。2017 年 5 月,Status 分发了 SGT,共 34,644,701.3 枚,共计 977 个地址拥有 SGT。在后续的众筹中,SGT 持有者将按照持有比例分配 4.7 亿枚 SNT (471,505,389.2 个),占 SNT 总量的 6.93%。

众筹:0.25 元人民币

在 SGT 分发后的一个月,也就是 2017 年 6 月 20 日,Status 使用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技术,进行众筹。众筹的规则是固定比例,每 1 枚 ETH 可以换取 1 万枚 SNT,以当时价格计算约 0.25 元人民币发行价。为了尽可能包含更多的参与者以实现持币者的去中心化,Status 设计的众筹流程比较复杂,将由一个「初始上限」和多个「隐形上限」组成,初始上限为 1200 万瑞士法郎等价的 ETH。最终 Status 募集了接近 30 万枚 ETH,当时价格超过 1 亿美元。在众筹结束后 7 天,SNT 即可流通。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众筹页面

分配:至今预留着 29%

据白皮书显示,Status 的代币分配为:29% 分配给未来利益相关者的储备,这部分 SNT 至今未动;核心开发者分配 20%,这部分 SNT 将以定期的方式分配;Status 创世代币至多占 10%,众筹结束后分配;相应的,公开募集至少占 41%。在众筹结束后,SNT 的总量确定为 68 亿枚(6,804,870,174.878)。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SNT 分配方式

流通后:历史最高价 4.7 元

目前 SNT 的流通量为 34.7 亿个,占总量的 51%。参考 CoinMarketCap 数据,SNT 历史最高价为 4.7 元人民币,最低价为 0.058 元人民币。

为去中心化而设计的众筹机制

很多项目的融资方式或者众筹模式的设计,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但 Status 的众筹流程设计的最终目标是为了让项目的代币分配更去中心化。因为 Status 认为「鼓励更多小型的参与者,同时防止大型参与者占据大部分的供应」更为重要。

所以 Status 的众筹模式引入了一个名为「动态上限」的机制,由多个「隐形上限」(hidden cap)组成。任何鲸鱼用户在不知道下一次上限的前提下,无法通过一次投入较大金额将所有额度占满。

在当时,ICO 和众筹模式还比较流行,募集的机制中包含了一些现在已经不太常用的术语,比如对于 ICO 过程中的投资上限,会称之为「软顶」(soft cap)或「硬顶」(hard cap)。

从结果来看,Status 的这套众筹机制的确做的很好。

比 Status 早一个月众筹的另一个明星项目,由 Brave 浏览器、Javascript 语言创始人 Brendan Eich 发行的注意力代币项目 Basic Attention Token (BAT),由于 众筹机制 比较简单,仅 30 秒就结束了项目众筹,共 130 名参与者。

相比之下,Status 在 2017 年 6 月 20 日启动的众筹活动中,共有26,219个地址参与。在所有参与的地址中,接近 50% 的地址投入的总额为 1 至 10 枚 ETH,仅 5 个地址的参与总额介于 1 万至 10 万枚 ETH。

特地翻了一下之前地址的历史交易记录,我在当时也尝试参与了这两个项目的众筹。BAT 没参与上(但也留下了一笔失败的交易记录),Status 参与过程也有些坎坷,网络卡顿,不过最终还是以 50 Gwei 的油费发出了三笔成功的交易,成为这 50% 中的一员。

最终,Status 通过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募集到了近 30 万枚 ETH,以当时的价格计算超过 1 亿美元。

更有意思的是,Status 的众筹合约因为各种原因失败退回的 ETH 总量超过了募集到的总量。这份分析了 Status 众筹数据的 报告 显示,因为网络拥挤等问题导致智能合约退回了 11 万次总量约 34 万枚的 ETH。

目前剩余 15 万枚 ETH 怎么花?

那目前这 30 万 ETH 还剩多少呢?根据最近一次 Status 的 2019 年第三季度项目进度报告显示,截止季度末他们还拥有的资产总额折合 3400 万美元。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Status 每季度末资金公示(单位为 1000 美元)

在报告中写到,Status 会继续至少保留 15 万枚 ETH,将在大规模推广时作为获客成本,这也就意味着虽然 Status 目前储备金看起来很健康,但不会把他们全部用在开发活动中。

依赖于目前可以用于研发的资金,Status 总体上将在 2020 年 6 月之前继续运作,而 Nimbus 团队将会运作至 2020 年底。无论如何,Status 将确保不会触及这 15 万枚 ETH。

另外 Nimbus 团队也因为开发以太坊 2.0 客户端而获得以太坊基金会的资助,比如今年初就收到了 65 万美元以研发可以在智能手机或嵌入式设备上运行的以太坊 2.0 客户端。如果未来手机也能当作以太坊 2.0 的节点,最需要感谢的可能就是以太坊基金会和 Nimbus 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在第四季度的项目进度 报告 中,Status 项目宣布将把之前预留的 29% 的 SNT 代币在今年第一季度再次进行众筹,将会在后续的几个月提供更多信息。

开发进展:慢,是因为有些组件只能自己开发

Status 的首个 Alpha 版本发布于 2017 年 1 月 4 日,支持 iOS 和安卓系统,用户可以通过该版本连接至以太坊的测试网。
而首个 Beta 版本发布于 2018 年 6 月 27 日,用户可以通过该版本连接到以太坊的主网。

不就是个钱包加聊天工具吗?为什么开发了一年半才能从内测转为公测,又需要一年半才能从公测升级到 1.0 正式版?以这种速度开发,估计会被国内大多数 Crypto 圈子和圈外的初创公司嘲笑。

究其原因,最主要的是因为 Status 扎根在以太坊的世界中,为了去中心化,做出了许多的妥协。而且因为开发工具不完善,很多的设施只能自己从头开始搭建。

  • 因为以太坊 Whisper 协议达不到 Stauts 所需的速度和规模,Status 自己开发并开源了 Vac,这是一个全新的、可扩展的、快速、安全的点对点消息传输技术栈,Vac 团队甚至在研究 Waku 技术,这是 Whisper 的一个分支;

  • 为方便开发者构建 DApp,Status 的一个专门团队开发了 Embark 工具和框架,开发者仅需该平台就可以创建和部署 DApp;

  • 原本 libp2p 就是个不错的开源项目,而它对 Status 网络标准而言还不够隐私和安全,所以 Status 和 libp2p 团队在开发新的方法,使得 libp2p 可以提供更好的隐私、安全性和速度;

  • 为了提供更好的点对点法币交换网络,开发了 Teller;为了提供更好的 DApp 目录,开发了 Dap.ps;为了打通与现实世界的交互,开发了非接触式硬件钱包 Keycard。

为去中心化牺牲开发速度的 Status 是怎么一路走来的?

Status 网络的基础设施层

未来发展方向和可能

以上只是 Status 网络中的一部份项目而已。你看到的 Status 仅仅是一个钱包和聊天工具而已,但其实背后支撑着的是很多子产品和开发工具,因为 Status 想把整个生态所需的东西全部靠自己搭建起来。考虑如下的几个场景:

  • 用户需要法币出入金,直接使用 Status 的 Teller 服务;

  • 用户需要浏览和探索流行的 DApp,直接使用 Dap.ps;

  • 开发者想为用户更快地开发体验更统一的 DApp,直接用 Status 的开发者工具如 Embark;

  • 用户需要硬件钱包增强 Status 安全性,直接使用 Keycard。

开发配套服务和自己搭建生态基础设施可能是 Status 开发进度不如一个中心化钱包或者聊天工具的重要原因。除此之外,分布式办公、资金分配模式、项目管理方式也是 Status 的额外挑战,因为传统的中心化开发管理项目,不会被这些额外的因素所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