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深度 >>行业分析 >> 比特币打开潘多拉魔盒,DC/EP开启新支付时代
详细内容

比特币打开潘多拉魔盒,DC/EP开启新支付时代

时间:2020-05-11     作者:火星财经【转载】

聒噪的比特币减半事件之外,由中国人民银行研发的法定数字货币(DC/EP)正急速驶来。

5月8日,疑似中国建设银行DC/EP钱包内测界面流出。这是继中国农业银行之后,第二个曝出DC/EP钱包测试界面的国有大行。

DC/EP

中国建设银行DC/EP钱包内测界面截图

朋友圈有人惊呼,DC/EP真的要来了,中国将进入新支付时代。

经核财经APP了解,工、农、中、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移动、联通、电信三大电信运营商均被列入了法定数字货币试点。首批试点地区将在苏州、雄安、成都、深圳等地进行,涉及交通、医疗、交易、消费等多个场景。

一位接近国有银行的人士透露,钱包测试与试点场景只是冰山一角,更多功用与细节尚在保密之中。另据《财经》杂志去年12月报道,DC/EP将采用双层投放和双层运营结构,各家银行在自愿的前提下,选择应用场景先行先试。

想必在今后一段时间里,其它两大国有商业银行以及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内测画面也将陆续公诸于世。而与中国农业银行曝出内测界面所不同的是,在投机资本与散户资金血腥博弈的紧要关头,中国建设银行内测界面传出后,并没有在币圈泛起太大的水花。


法定数字货币渐行渐近

人类社会的货币形态先后经历了实物货币、称量货币、纸币、电子货币和数字货币五个阶段。而到数字货币阶段,这一开天辟地、凿破鸿蒙的先行者当属“比特币”所有。

时钟拨回2008年10月31日,比特币创世论文《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问世,数字货币破壳而出。

开篇之初,比特币带来了一个对冲传统金融体系的结算网络。自由现金发起人、密码经济倡导者刘昌用指出,比特币的深远意义在于为互联网乃至信息社会打造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国家都无法隔断或者分裂的全球经济基础设施。

深圳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银行前副行长王永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去中心化的加密数字货币是一种网络“商圈币”。

他在发表的文章中认为,自比特币问世以来,大致经历了网络加密数字币、网络稳定币、网络综合币三个发展阶段。具体来说,网络加密数字币完全由去中心的网络内生,以比特币、以太坊为代表;网络稳定币是与某种法定货币等值挂钩,但运用了区块链技术运行的网络数字“稳定币”,如USDT;网络综合币是运用区块链技术等形成和运行无国界(超主权)网络“综合币”,如设想中的Libra1.0。

受到比特币启发,中国人民银行于2014年开启数字货币研发工作。

在刘昌用看来,从2014到2018年,DC/EP的推进速度非常慢,根本原因可能在于比特币或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构架跟作为人民币的法币本质很难相容。“2019年下半年,DC/EP突然加速,直接原因是Facebook联合互联网巨头与支付巨头准备推出Libra。当时,Libra宣称是超主权、服务全球金融,但其发起者、联盟成员和锚定货币都有意识地排斥了中国。这使得中国感受到了在数字货币领域紧迫的国际竞争压力。因此,DC/EP研发加速,试点上马。”他说。

业界最为关心的问题是,区块链究竟扮演多大戏份。

中国中国人民银行官方人士曾经公开称,在技术路线上,DC/EP采用“赛马”机制,不预设路线;在运行模式上,将采用双层投放和双层运营结构。

“尽管DC/EP不一定用区块链技术,但一定会用非对称密码技术,这是DC/EP能够提高电子支付的效率和安全性的根本原因。”刘昌用认为,DC/EP是一种中心化的密码法定货币,主要是人民币发行和流通机制的一项技术性改造。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DC/EP的消息不断见诸报端。4月14日,中国农业银行DC/EP钱包内测界面图被曝光;5月8日,疑似中国建设银行DC/EP钱包内测界面流出。

DC/EP

中国农业银行DC/EP钱包内测界面

国内紧锣密鼓,国外磨刀霍霍。据第一财经报道,美国国会在此前的一揽子财政刺激方案中,据称曾有美联储一并推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去年11月28日,中国银行研究院发布的《中国银行全球银行业展望报告(2020年)》中,援引IBM和国际货币金融机构论坛(OMFIF)数据,全球73%的中国人民银行表示支持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

可以说,比特币打开了数字货币的潘朵拉魔盒,而DC/EP只是从盒子里飞出来的其中之一。


落地阻力不容小觑

“目前,期待用DC/EP消费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Dailly表示,随着试点薪火迭传, DC/EP走向大众变得可期。

不久前,据经济日报报道,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确认DC/EP已开展测试,将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内部封闭测试。

上个月,有媒体报道称,苏州相城区各区级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资通过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代发的工作人员,将完成DC/EP钱包安装工作。同时,从今年5月份开始,工资中交通补贴的50%将用DC/EP发放。

一位不愿具名的相城区人士向核财经APP透露,确有此事,且已收到相关通知。

4月22日,雄安新区召开了DC/EP试点推介会。与苏州传出用于交通补贴不同,雄安的试点推介名单中,以餐饮、零售业企业为主,名单包括麦当劳、星巴克、菜鸟驿站、京东无人超市等19家单位。

除此之外,据知情人士透露,深圳可能侧重于缴纳税费方向,而成都或聚焦于线上线下的融合消费。

从用户感官角度来说,中国农业银行的DC/EP钱包内测界面显示,包含了扫码支付、汇款、收付款、碰一碰、DC兑换、查询、钱包管理、挂靠等常用功能;中国建设银行的DC/EP钱包内测界面则较简洁,仅有扫一扫、收款、付款、转账等功能。Dailly认为,其主要功用与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工具类似。

据多家媒体报道,截至目前,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经申请了涉及数字货币的共 80 多项专利。内容涵盖数字货币生成、投放、流通、验证、兑换、回收等解决方案;数字钱包的开通、升级、密钥更换、存币、支付、查询、货币兑换、注销等方法和系统。据此推断,上述应用场景所言非虚。

王永利指出,DC/EP是数字化的人民币,并注重于改进货币管理与支付结算办法,提高货币运行效率、降低运行成本、强化合规监控。DC/EP主要改变的是货币形态、发放方式和支付结算方式。

“目前来讲,DC/EP更多是面向公众利益,是法币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升维。”链兴资本创始人张明镜认为,未来DC/EP一旦实现全面且精确地控制货币体系的能力,将与数字经济的形成深度耦合和彼此加持,更能提升人民币的国际竞争力。

需要指出的是,数字货币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趋势与内生需求。因此,刘昌用认为,DC/EP的目标是积极地适应互联网经济发展,并进行相应的货币改革。

“从目前DC/EP的实现方式看,试点非常谨慎,尽量不触及传统银行体系的利益关系。”他敏锐地发现,将试点放在国有商业银行,且主要在财政支出的范围内试点,尚未面向主要的互联网支付渠道。

据此他判断,DC/EP的重要性被夸大了。

“与去年市场高估Libra的重要性相类似,人们低估了在传统经济体系内推进货币变革的难度,而高估了区块链技术和中心化机构的力量。”刘昌用非常坚定地告诉核财经APP说。

与此同时,今年传统纸币再次陷入“囚徒困境”。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界人士表示,以美国为例,疫情之下再次狂撒2万亿美元救市,且仍有再次加大刺激力度的可能。

“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虽然跑在了前头,走的路线却相对保守。”一位狂热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拥趸者说道,言语中流露出了一丝失落感。

刘昌用认为,真正的变革是全球经济基础设施的去中心化带来的。不过,这一场变革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新支付时代博弈将启

“DC/EP日后会成为一种全新的支付结算方式。”上述金融界人士认为,DC/EP带来了支付格局新变量。

鉴于此,新支付时代呼之欲出。

首当其冲的是,用DC/EP替代M0(流通现金)便成了人们对它的憧憬与野望。

不过,按照此前中国人民银行的宣传口径,现阶段DC/EP只是实物货币的补充,未必会做大量发行。正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所说的那样,未来实体货币与数字货币有可能会长期共存。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中国M2(广义货币)达198.6万亿人民币,M1(狭义货币)达57.6万亿人民币,M0达7.7万亿人民币。从增速来看,M0的增速基本维持不变。

中信证券在研报中预计,DC/EP作为M0的部分替代,预计投放量将在万亿规模。此外,受客户习惯和技术条件的限制,还取决于现金交易替换规模和电子支付替换规模。

由此来看,纸币退出历史舞台尚早,但眼下移动支付市场或面临重构。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保持平稳发展,交易规模约为59.8万亿人民币,同比增速为13.4%,支付宝、腾讯财付通二者份额达到94%。同时,线下扫码支付已成国人惯性消费支付方式,移动支付越来越多的适合更多的支付场景。

DC/EP钱包流出后,业内看衰第三方移动支付前景者不乏其人。他们认为,当下的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虽然属于支付宝与微信两大寡头。但也应看到,二者是建立在传统银行系统基础之上,发展受到很大限制,且DC/EP推向市场后,将开启新支付时代。有人甚至认为,未来DC/EP钱包会一统移动支付江湖。

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组组长李礼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DC/EP与已经普及的二维码支付应该会并行不悖、平行发展,在发展过程中谁能够做得更加便捷、更加可靠、成本更低,谁就会拥有更大的市场。

5月5日晚,他在人民网的线上直播中表示,支付宝、微信等电子化支付工具采用“账户紧耦合”方式,要绑定银行账户,通过银行账户进行价值转移,在实名制的账户管理制度下,无法实现匿名支付的需求。而DC/EP采用“账户松耦合”+电子钱包的方式,脱离银行账户实现端对端的价值转移,减轻了交易环节对金融中介的依赖,并且可以在中国人民银行许可的范围内实现可控匿名支付。

此外,Dailly还表示,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释放出的信息,DC/EP钱包只具备收付功能,不能进行办理借贷、透支,不计付利息,更没有投资与收藏价值。

而令他感到兴奋的是,中国农业银行DC/EP钱包内测界面的“碰一碰”功能。据媒体报道,这种非接触双离线支付有望在后期测试中逐步展开。“如果‘碰一碰’可以实现无网络情况下双离线支付,这将是碾压支付宝和微信的‘大杀器’。”他说。

可以预见,在加紧推动DC/EP测试之下,新支付时代的博弈亦会加速到来。